飞狐

这个人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

不要后悔,不要过度回顾

       不要后悔。因为你做的每一个决定,都在影响着往后的道路,过去的事情,只要发生了一点差异,我们就可能不像过往那样相遇,甚至不曾见面,只是擦肩而过。
       不要过度回忆。我知道你怀念过去的点点滴滴,童年记忆中的小店,已经逝去的老人,旧时的住所,还有相识又分离的朋友。回忆是温馨美好的,但是再甜美的糖也经不起长久反复的品尝,终有一天它会融化消失,没有甜味。不要沉溺于过去而对现状止步不前了。过去的我是过去的我,现在的我,是经历了一年年岁月洗刷,熟悉又不同的我。过去的我永远会在过去,而现在的我,会引领你走向新的路程,在新的伊始迎接你。你应该喜欢的,是现在的我。
   
       我是谁?我是你身边的一切事物,我在你身边,看着你成长,看着你改变,看着你不停的走向新的路程。你应该是喜欢美好的我,我也最喜欢美好的你。希望你不要后悔,不要过度回顾,平安幸福的和我走完这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年8月11日

2017年5月3日

        我蜷缩在这个巨大天桥的一角,看着人来人往,时不时伸出手摆弄一下被行人带翻的货品。
 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卖手机用品的小贩。
        不远处来了个人,带着鄙夷的目光扫了扫我和我的货品,最终指了指其中一个充电宝。我把充电宝递给他,收过了他特地掏出的崭新的一百块。锋利得仿佛要把我的手指割开。我摸出皱巴巴的零钱,多找了他十个一毛。他脸上把我踩在脚底下的快意被烦躁取代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日复一日,我也不是很开心。说我可怜,又不见得多少可怜。日子是怎么变成这样,我不记得缘由。多挣多少钱,只关系到住所旁边野猫吃食的多少。我可能没有梦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很多天过去了,我没有时间概念。
        又是很多天以后。她出现了,停在了我的摊前,是一个手机壳引起了她的注意。“这个手机壳真漂亮”,她开了口。我的脸突然一热,刚想开口,她已经打开钱包,不好意思的朝我笑了笑:“没有零钱了……麻烦你找一找吧?”
        我习惯性的从口袋掏出一堆皱巴巴的零钱,莫名的窘迫感又使我慌乱的揣了回去,拼命的在口袋里找了几张最平整的,用力压了压,终于递了出去。她脸上没有嫌弃的神情,又是朝我微微一笑,我仓促的避开她的目光,在自己手里屏幕的反光里看到了一张怯懦慌张的青年的脸,那是我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我没有去天桥摆摊,也没有用掉那一百块钱。我用被子蒙住头,一躺就是一天。外面的猫叫的很响。
        第三天,我饿了。依旧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要落荒而逃。我拖着身子去了天桥。
        第四天,她果然没来。我莫名的心安了,又有点怅然若失。她对这里不熟悉,只是偶然路过吧。
        第五天,她又出现了。我开始记起日子了。她朝我礼貌的笑笑,继续前进了。
        第六天,第七天第八天。她都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很漂亮。她笑起来很好看。
        第九天,我开始好好收钱了,我买了个钱包,把钱叠好了再放进去。她可能是住在附近了,每天下班时间都可以看到她。
        第三十六天,她第二次和我搭话了:“你每天都在这里,是要准备售后服务吗?”“大概…这里……城管管的少吧”我的后半段话又没了声音。其实我也不知道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她真的很喜欢笑。她把手机递给了我,点了点碎掉的手机膜:“帮我换一张吧,谢谢啦。”我不敢直面她,赶忙低下头开始工作。一抬头,就看到她背着手盯着我的脸发呆。她自顾自的开了口:“你的皮肤真好啊,最近我一不注意就上火啦……”又忽的停了下来,不好意思的朝我笑了笑,接过我弄好的手机,付了钱就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已经是夏天了,她穿着长裙,像是在太阳底下开放的白荷花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三十七天,中午来了个卖莲蓬的小贩。我莫名其妙买了三个。下午,她来了,我才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,开始紧张起来。我鼓足勇气叫住了快要离开我视线的她。“莲蓬可以去火,你要不要吃……”虽然是底气不足的话,好像又无法拒绝。我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。她愣了一下,收下了莲蓬,回了我一个大大的笑容。我的脸又烧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三十八天。她提着好几袋水果过来了。她把两个光滑红润的大苹果放在了我的面前,这又是不容拒绝的事情了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第五十四天晚上,我做梦了,梦到她穿着裙子,像受伤的蝴蝶一样跌跌撞撞的朝我飞来。她的头发一缕一缕的搭在了我的肩上,穿过了我的指尖。在梦里,我抱住了她。
        第五十五天。我没有去摆摊,猫很乖,没有叫,蹭到窗户前让我摸摸它。猫很可爱,她也很可爱。
        第五十六天,我又回到天桥。下午,我远远的就看到了她寻找我的目光。我开始窃喜。她来问我昨天的情况,理由很简单,我昨天想偷懒。她便放心的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第一百二十六天,日子一切照常。秋天来了,死掉的叶子直直的坠在天桥板上,被路过的人们踩碎,红色残破的叶子像染了血的尸体。
        她今天还是穿了裙子,例行的微笑招呼后,便转身走向了另一边电梯。我的余光追随着她,她今天像我梦中的蝴蝶一样,飘逸的裙子飞散开来,下面是细白的脚踝,系着灰色的凉鞋。我眯着眼看得十分仔细,甚至看得到鞋跟底部细微的磨损。
         我大概找到了一直呆在这里的理由,明明是在心里有了模糊的答案却又不敢细想的理由。我突然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我希望日子能像现在一样,她幸福快乐,每天路过我这个不起眼的小贩身边不会感到厌倦。像是美丽飘然的蝴蝶,掠过天桥的上空。
         她慢慢的下了电梯,我闭了眼,瘫靠在天桥的围栏上,长长的叹出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  像是睡着了一般,耳边响起了梦境中的惊叫,再是一声巨大沉闷的撞击声,狠狠地锤在了我的心上。路人们的各种声音接着响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头顶上高架桥呼啸而过的大客车的回声在天桥中回荡,像是盘旋在我心中悲愤的哀号。
         我没有了梦想。
         我和其他商贩一样,开始流浪。







几个月前的流水账,还是不要脸的放一下吧

     我做了一个梦。
     为什么如此确定是梦?在夜里,不符实际的血液在空中划开,喷撒在我的脸上,还带着温热的气息,缓缓的流淌下来。我的同伴,看不清脸,也不知道她是谁,就这么安静的躺在了地上。
     恐惧堵住了我的喉咙,我张开嘴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惊恐的喊叫也好,面对行凶者低微的求饶也好……往日脑海中幻想着临危不惧面不改色的场景,就像被粉碎了一般,再也清晰不起来。
     不可能的。
     这一定是梦。
     空气中的铁锈味越来越浓,仿佛一丝一丝的将我的理智和力气全部抽走。我缩着发抖不止的身体,往后退着。“求你……”终于是发出了短碎的词句。
     醒了就没事的…!我在梦里,也并不一定是无敌的吧。我脑海里不断地自我安慰,祈求这个噩梦快点结束。
     行凶者停止了举刀的动作,背过头去,像是思索了一会儿,便随意的把刀扔在一旁,大摇大摆的离开。

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我报了警。我看到警察迎着晨光而来,我在这个漫长的梦境中得救了。

     “凶手就是她自己!她杀了她的同伴,然后来报警给自己寻求庇护。”
     “真过分啊……”
     “就是用这把刀捅进了受害者的心脏。”
      突然而来的定论,让我不知所措。我开口辩解,却被警察拉进警车,再是监狱。
      “明天就进行枪决。”
       我不是凶手!凶手是一个高个男人啊!刀上应该有他的指纹,为什么不去检验一下呢?我是无辜的!
       看守我的两个警察,一个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。像是被我打扰了睡意,他不满的抬头撇了我一眼,“真麻烦啊……现在的罪犯。”接着又歪下身子,继续休息。另一个眼里闪着精明,凑近对我说:“如果你有足够的金银的话……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       我失去了所有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来了。那个精明的警察把我押送到刑场,另一个警察给了他足够的钱让自己享受半天的懒觉。我又愤怒,又觉得可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当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我时,我临死挣扎的咆哮又干涸在我的喉咙里了,我又像之前一样,张着嘴,发不出声音。绝望,无助,彻底地把我包围了,掉进了真正的深渊。
      那个拿着枪,穿着处刑服的人,和那晚的行凶者长着一样的脸。
     “嘭!”
       我分不清楚这是现实还是梦境,我倒在地上,鲜血顺着脸流下来。在视野完全变红模糊之前,就像那天晚上一样,我看到处刑者随意的扔掉了那把枪,然后转向众人大声宣告:
      “欢迎来到——无罪的天堂。”
        掌声雷动。